更多
  • 設備
  • 技術
  • 招標
  • 人才
  • 汙泥聯盟
  • 供水聯盟

首頁 > 新聞 > 正文

傅濤:高質量背景下的雙百跨越

时间:2021-04-15 09:35

來源:中國水網

作者:徐冰冰整理

評論(

  “水業戰略論壇如今已经走过十九年,感慨颇多。这十九年,有幸见证了中国水业的市場化改革,见证了水业市場的风风雨雨,也有幸推动了很多企業的成长。”E20环境平台董事长、首席合伙人、研究院院长傅濤在2021年(第十九届)水业戰略論壇上感慨。

  

1618450593440924.png

  如今水业市場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,每当一个五年规划结束,迎来一个新的五年规划的时候,大家都在思考前进的方向,但有时候也会看不清方向。论坛上,傅濤作了题为“高质量背景下的双百跨越”的发言,为行业指点迷津。

image.png

傅濤

  2020年产业洗牌洗得很猛,新贵上市速度惊人。五年以前,行业洗牌是大企業吞并小企業,现在的洗牌是龙头企業的洗牌。过去两年大约有20家行业仰慕的龙头企業实控人发生变更。以前“洗小牌”的时候,看上去是一种旁观者的角度,但是“洗大牌”的时候,行业多多少少会有些震动。以前对标的很多企業突然发现没了,或者不是原来的样子了,很多企業感到一种迷茫。如果前面的“大牌”是前浪的话,后面的企業就是后浪。但也看到一种希望,去年大约有15家环保公司重新IPO,后浪未必比前浪差。

  未來五年産業之路

  未來五年的環境産業之路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呢?

  第一,平台公司兴起与传统市場的挤压。近些年,大量的平台公司蜂拥而起,这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产业力量,增加了产业资本,也挤压了原来本不广阔的市場空间。

  第二,公平与效率的矛盾与取舍,影响項目收益。如果过去30年的改革是以效率为中心的,那么现在越来越多地在强调公平。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预期的价格调整,对公平的制约,在制约着调价的思路。

  第三,資産國有化加速,資産與運營的分離。2020年,國有資産分化,國企改革,大量央企進入環保行業。行業的增長模式發生了變化,發展速度下降,走向高質量發展之路。

  第四,经济增长模式的挑战,政府支付能力的收缩。虽然地方政府比原来任何时候都有钱,但是在灵活支配收入上比任何时候都少,地方政府在公共服务的采购上变得拮据,因为項目越来越多。

  第五,賬期延長,鍋多與蓋少的矛盾加劇。以前汙水處理做得遊刃有余,現在處理的汙水中還夾雜著大量的雨水,處理難度增大。而且現在政府財政的“蓋子”不夠了,原來五個蓋子蓋十個鍋沒問題,現在手慢了,十個鍋蓋不住了,只能蓋五個鍋,這就注定五個鍋沒有蓋子。

  如何理解變局?

  行業進入了一個新時代,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。新時代是挑戰,也是機遇。

  2021年是十四五規劃的開局年,是個非線性的折點。“十四五”規劃不能把“十一五”、“十二五”、“十三五”的數據簡單做一個延長線,因爲很多規律發生了變化。需要重新分析未來,重新看待未來,這也是論壇的初心。

  如何理解這個變局?從三個方面談談我的看法。

  宏观上,中美关系发生变化,回不到从前了。价值观发生转变,过去只有一个价值观,即美国主导的西方价值观体系。最近的中美战略对话,意味着世界将有两个价值主张。社會、经济、文化 、政治、生态等方方面面都会产生碰撞,“新冠疫情防控”只是价值观交锋的第一幕。

  中观上,首先,现在强调的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现在的社會是以理性为基础的感性社會。美好生活很大一部分是感性成分。老百姓的鼻子是判断垃圾焚燒厂排放二噁英的唯一標准,而不是监测仪器;其次,行业对标的方向也在发生变化,现在环境产业对标的是人民需求,而不是对标國際;第三,国家发展的路径不一样了,从基础到高质量,从小康到现代化;第四,新國際化,从全面融入國際到内外双循环;第五,构建绿色低碳循环的经济体系。2月22日,国务院发布了《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》,绿色不仅仅是环保,不仅仅是末端,还要改变城市结构,改变一、二、三产业所有的绿色要素。

  微观上,产业重心从末端转移到全过程。首先,支付路径上,环境产业原来是躺在环境责任主体上面的一个服务业,具体讲,有两个责任主体,一个是地方政府,一个是工业企業。现在政府支付独木难支,而且仅仅靠责任主体的支付,不足以支付产业;其次,环境产业的PE值在2017年之后出现断崖式下降,回归到了理性,资本市場对环境产业变脸了,环境产业不再是被资本高看的一个概念;第三,绝大部分企業起源于点状服务,但是无论哪个点都不可能是蓝海,以点状服务为基础的企業战略之路越来越窄。

  面向未來,産業方向在哪裏?

  产业大变革是必然。那么,面向未來,産業方向在哪裏?先分析产业本质的三个层次。

  第一層次:基礎設施建設

  所有的産業第一階段都在圍繞建設展開,大部分的收益並不是服務産生的價值,而是資産産生的收益。公共服務收入的比重不到20%,資産能得到80%的收益。因此,産業的本質在第一階段是被掩蓋的。

  第二層次:基礎公共服務

  大部分設施建完之後,進入後PPP時代或者後BOT時代,環境産業真正回歸公共服務,被資本所掩蓋的公共物品特征在顯現與強化。2015年“三個十條”的發布,宣告環境産業進入到一個以服務爲核心的時代。設施建設的目的是爲了創造環境價值,不是爲了建設,建只是手段。公共服務一旦亮出了它的本質,就面臨實質的問題,公共服務的收益能那麽高嗎?如果是高端的服務,可以上不封頂,如果是基礎公共服務,就會受到價格的限制。

編輯:徐冰冰

  • 微信
  • QQ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
相关新聞

網友評論 人參與 | 條評論

版權聲明: 凡注明来源为“中國水網/中国固废网/中国大气网“的所有内容,包括但不限于文字、图表、音频視頻等,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,如有转载,请注明来源和作者。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。
媒体合作请联系:李女士 010-88480317

010-88480329

news@e20.com.cn

Copyright ?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中國水網 版权所有